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世间情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此间笔触,便是皆由心起,止于笔端,仅作此生随际而感吧,我自知甚微,能做之事寥寥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飞雨文字] 雨(外一篇)  

2012-09-10 17:45:03|  分类: 飞雨雨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外一篇) - HUANHUAN - 天空很蓝,阳光也很灿烂

 

 

 

 

 

 

 

 年轻的时候,我是喜雨的。总喜欢那样的淅沥或淋漓,不管哪种,也不论是什么季节里,只要是雨,便总能带给我或清新舒润或激昂愉悦的欢畅的感觉。就像是一首轻快的小曲儿正哼唱在唇间,又像是一条弯转的小溪正潺潺地跃动地趟过心渠;亦或是此时此刻正策马扬鞭纵情飞驰在碧蓝天野下广袤的大草原上;疯狂地扭动着身体随着崔健那一声突如其来的如狮般的怒吼,在北京工体的看台上声嘶力竭地和他一起喊着《一无所有》……呵呵,这样的一种情境之中的惬意与畅然,都是不言而喻的,也是无需言喻的。

    记得少女时期的自己,也曾是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儿,就像李清照笔下《点绛唇》中的那个娇俏的丫头,“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戋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呵呵,只这寥寥几笔便将那几分少女朦胧的羞怯,几许还未褪却的孩童的俏皮,勾勒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了。而那时的雨在我眼中也有着这般少女时清新、玩味的情怀。它就像张明敏的那首《三月里的小雨》,“淅沥沥沥  沥沥”在我少女情窦初开的心扉中“淅沥沥沥”地下个不停,虽有一点点儿尚未明了的浅粉色淡淡的懵懂的惆怅,但更多的则是由它那特有的,如从八音盒里跳动出的,能在瞬间便将人的心灵颤动、将全副精神吸引的,轻灵跃动的弦音带来的愉悦。那样的静静地屏了气、闭了眼、再侧了耳细细地聆听,只一会儿的工夫,就会让原本不会跳舞的你也禁不住想快点儿找出那双压在箱底儿的水红色的小雨靴,再撑上那把倚在墙角儿绛红色缀满蕾丝边儿的小雨伞,去外面那个水润清凉的世界里去踩出几朵儿调皮的小水花儿,让它们飞溅起的身影附上自己的裤角儿裙边儿,然后再带着这几分清凉的满足,点起足尖儿在那样的一场能唤醒万物、滋润万物的,也给人以无限期许生机勃勃的春雨、喜雨中,纵情地以陶醉之势跳上一曲忘我的华尔兹。

 

 

 

 

 

 

 

雨(外一篇) - HUANHUAN - 天空很蓝,阳光也很灿烂

 

 

 

 

 

 

 

 而后来,进入青春时期的我再看这雨,则是又多出了几番新意、几分韵味儿。就说那绵绵如丝、清凉如玉的春雨吧!总是能在这一年之计的最初带给我几分透着清新、润着萌绿的冉冉的也是难掩的契喜;再如那似老舍笔下《狂风骤雨》中的夏雨吧!那样的突如,那样的滂沱,那样的纵情与释放,那样的酣畅与淋漓,都是骨子里自有一股如野马般天不怕、地不怕、桀骜不驯天性的我所喜好的;还有那附着一缕凉薄秋风,潇潇煞煞斜斜落下断人魂魄的秋雨啊。那样得凄凄切切,那样得哀哀惋惋,总是会让人不禁想起那个“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娴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却也才华横溢、满腹经纶的黛玉。她不就像那已离了自己最为亲厚的枝头,又被这薄情沁凉的雨水浸透,只能瑟缩着、毫无反抗能力地任由这暴虐西风肆意地驱使的一片落叶吗?那么得楚楚可怜,那么得令人叹惋,又那么得牵扯起人的无限离愁与别绪;最是那一场销魂的冬雨吧!“为什么?为什么大地变得如此苍白?为什么?为什么天空变得如此忧郁,难道是冬雨即将来临,即将来临?……”还记得当年齐秦用他那特有的、犹如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空灵之音所演绎的这首《冬雨》吗?我想同我年龄相仿的人都不会忘记他的声音曾是那个时代乐坛上的一杆标枪、一面旗织,即使是从不追星的我,也能随口便哼唱上几曲他的那些在当时已唱遍大街小巷耳熟能详的歌曲。而这首《冬雨》则以它更为让人失魂寥落的旋律深深地印进了我的记忆里。可那时我毕竟还只是个涉世未深、对爱情正充满着无限奇丽幻想的、内心柔软丰盈的年轻女子,对那些歌词中隐含的道道暗伤还不曾明了,所以记忆虽深但却并不似自己想象中的那番冬雨的模样。可在北方,冬季里几乎是见不到雨的,于是那番想象也就只能转化成一股从心底油然而生的、对那久未谋面也是倍感亲昵的雨的,丝丝地惦念与缕缕地祈盼。尤其是在那些飘雪的日子里,轻轻地摊开掌心,用双手去迎接那漫天飞舞而下的片片精灵,然后看着它们那些小小莹洁的身躯在自己手掌心儿的温度里,一眨眼,便化成了一点点清凉的小水印儿,最后又顺着自己横生的掌纹如血脉般渗入肌肤,于是我的眼底里也就幻化出了一条条萦绕心头的、祈雨、念雨的柔波;当然,还有后来随着自己对文字的愈加喜好,也学着那些文人骚客般融入的那份,只等夏末秋初的时节里,捡一个飘雨的午后,一人独自漫步池边去静静地享受“留得残荷听雨声”的闲情逸致,和在这样的水样情怀里愈发滋长出的,自己那份对江南、对水乡浅浅漫漫浮上心头的、如写意山水画般缓缓铺展开来的、润着一抹淡淡的蔷薇色水晕的情思、情结……

 

 

 

 

 

 

 

雨(外一篇) - HUANHUAN - 天空很蓝,阳光也很灿烂

 

 

 

 

 

 

 

 而如今,已卸去韶华时的羞涩和青稚,步入中年的我,曾经对雨的那番或细腻温婉或奔放洒脱的爱与喜,也都随着这岁月的荏苒与流逝而淡漠或流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与之前的那份情怀截然不同的一袭挥之不去的阴霾,一种不愿面对的恐慌。

 我是真的开始怕了这雨。怕它的绵绵不绝,怕它的绎绎不休;怕它那阴霾如铅、沉沉地压上心头的晦暗得看不到一点儿曙晴的天空;怕它那一点点、一滴滴、一串串、一线线、一条条、一帘帘、一注注、一幕幕,敲打、泼洒、倾泄、直落心底的,或大或小杂沓的、也是声声击中、击痛的,揪扯得人心烦意躁的  雨音。

 总是不能平静啊,这样杂乱的心绪在这样让人已经有些怯怕的雨天里。那样的一股油然而生的仿若陷入绝境般的沉闷得令人快要窒息的感觉,简直是不可遏制地以急疾之势向你逼压过来,直到逼得你无路可退,压得你无法呼吸,却又欲叫无声,欲哭无泪!这是一种怎样的无奈又无法自拔的无能为力啊?人生最大的权力莫过于自己还能哭、还能笑、还能发泄与叫骂,可这一切、这一切却被如今这雨一举击破,一举让我丧失了这人生中种种最基本的权力,沦落成一个无法自控的,任由它、任由这窗外的霏霏淫雨肆意、狂虐、随心所欲地摆布的木偶,一再地被牵扯、蹂躏与践踏!却再也无力、无力为自己说出一个“不”字。

 曾几何时这只是自己梦中的一个场景。而如今,这样的噩梦、这样令人恐慌的情节却真的演化为现实。但凡雨天,它就会如幽灵般浮现,对我纠缠不休,似非要将我重新再拖回到那个无法自拔的被黑暗与孤独统罩的冷寂的世界里,再也看不到半点儿生的希望。而这一切,都只因你的出现、到来与离去。

 这,就是曾经让我无比爱而如今却是无比恨的雨。我是真的想,真的想再回到之前的自己,真的想,真的想再为自己保留那一点点不可再得的稀缺的纯真啊!可是,可是……窗外的雨、这沁凉薄情的雨啊,请你不要,不要再声声(生生)地击穿我已不堪的心腑,就给我的记忆里残存那一点点有关于雨、也有关于你的尚且美好的回忆吧,好么?

 

 

 

 

 

 

 

雨(外一篇) - HUANHUAN - 天空很蓝,阳光也很灿烂

 

  

 

   
  

 

 

 

 

PS:

 

 到此,飞雨的《雨集》中已收录了长长短短二十几篇有关于雨的文字,当然其中不乏上述所言轻快愉悦的和细腻温婉的,但后期的则更多是这样阴阴漠漠的漫着一缕解不开的愁绪的。从淡至浓,从轻到重,从偶尔到几乎辨不到的天日,我内心世界里的雨也在这之间愈演愈烈的变化中愈下愈大。这,也就是当初我为何给自己的博客起名为“飞雨”的原因。

 

 如今的我,已不再是当年的那个一脸“观音像”、心地纯朴善良的也最为难得的我,而是变了,变得更为“妖冶”了,呵呵,“妖冶”一词原本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褒义的,但于此对我却并非,因为它的背后隐藏的是一颗支离破碎的被你伤透的心,和一张已在现实中扭曲、被你折磨得面目全非且日益变得冰冷狰狞的容颜。亲爱,你是否能想像得出,若干年后,你口中曾经的“宝贝”就在你今时今日如此无情决绝的历练中,被你亲手打造成了另一个你现在的自己?一个面目全非的、不再是我的我?!而这样的一个我,是否是你希望见到的?是否还是你曾经于茫茫人海之中识得、懂得,并惜得、爱得的那个傻傻的、爱哭也爱笑的女人?是否还是那个值得你笃定得千里迢迢来寻、来觅的,前世、今生的期许?亲爱,你能否回答我?

 有人说:有的人不是用来去爱的,而是用来帮助你成长的。虽然从你对我说“不要对我太好”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知道我们会有今天的结局,但你知道,在我心里,这永远、永远都不会是我对你的所愿!还记得有人曾对我说过,他走的时候天空不会下雨,是的,他走了,天空没有飘落一滴雨,只是从那天起,我的天空里就开始下雨,一场在别人眼中看不到,而只下在我心里的无休止的雨!亲爱,我可以还给你一个不再有我的明朗的天空,只是你要知道,是你把阴郁都留给了我,从此后,我的世界里一定在飘着雨,而且是漫天飞雨!因为那都是我对你诉不完的 泪。

 

 

 

 

 虽然当初看到雪小婵的照片时,对这个网络中有些传奇色彩的女子并不心生喜欢,但她有一段文字却是我极为喜欢的:

“…… 所有的爱全是一个真字,哭哭啼啼地问:你爱我吗,你爱我吗?当时觉得肉麻到崩溃,后来想起,如掌上明珠,珍贵得快要散落。……午夜惊魂,常常会想起旧人来——原来爱情遗产中,他还是绕指柔。事隔多年,仍是心头那抹朱红,看着都惊心动魄的艳……”

 

 

 

 

 

 

 

雨(外一篇) - HUANHUAN - 天空很蓝,阳光也很灿烂

 

 

 

 

 

 

  

 

  

怨蝶飞,相思魂梦化成灰。

天边明月光流醉,枕上相偎。

王郎仙乡去不回,情何委,肠断梨花蕊。

思谁寂寞,寂寞思谁?


 

 

 

 

 

 

 

雨(外一篇) - HUANHUAN - 天空很蓝,阳光也很灿烂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