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世间情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此间笔触,便是皆由心起,止于笔端,仅作此生随际而感吧,我自知甚微,能做之事寥寥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飞雨文字] 记忆——那年那月——大杂院儿秩事(九)  

2012-02-03 17:29:39|  分类: 素年锦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雨文字] 记忆——那年那月——大杂院儿秩事(九) - 飞雨 - 温暖

 

 

 

 我的童年在物质上无疑是匮乏的,但却并不是一无是处,它可以从另一方面得到补偿,而那被填充的部分便是精神了。一种精神上的愉悦与丰庚,这便是我的无忧的并掺杂着一点点儿小野性的童年了。

——  飞 雨

 

[飞雨文字] 记忆——那年那月——大杂院儿秩事(九) - 飞雨 - 温暖

 

 

 

 那时我们几乎是整天长在田野里的,说是田野,其实就是大杂院周围的一片荒地,但在那时却是我们快乐无忧的天堂。

 那里的春天总是有开不尽的花草,黄的、白的、粉的、红的、大的、小的、单的、重的、还有各式杂样儿的,一朵朵、一簇簇地散落着,还真像是一大块织满了各色碎花儿的绒绒的绿底儿地毯,让人总想纵身扑入其中去尽情地打几个滚儿。

 记得那时最喜欢做的一件事便是去那草丛间寻蚂蚱了。只要走进其中,用脚轻轻地扫了草梢走,那浑身像涂了一层油蜡似的青碧色的“油蚂蚱”,头部尖尖身材又修长苗条的似草叶状的“老扁儿”,还有短小机警后肢很强健的浑身呈土褐色的“土蚂蚱”便会争相着跳出草面,只等你寻了方向追去将它们捕获,再用“毛毛狗儿”穿成了串儿拎在手中了。有时运气好我们还能在草隙间捉到几只探头探脑的蛐蛐儿,有三尾的,也有两尾的,三尾的一般都不会叫,所以又叫“哑巴蛐蛐”,而两尾的却大多叫声清脆且响亮。

 

 

[飞雨文字] 记忆——那年那月——大杂院儿秩事(九) - 飞雨 - 温暖

 

[飞雨文字] 记忆——那年那月——大杂院儿秩事(九) - 飞雨 - 温暖

 

 

    赶到夏天的时候,田野里的蜻蜓逐渐多了起来,这样我们便又多了一项有趣儿的游戏,那便是“捂蚂蛉”了(我们这儿的俗语管蜻蜓又叫作“蚂蛉”)。首先我们要先寻一块比较宽敞平坦且蜻蜓聚集较多的空地,然后由几个手举大扫帚的领头儿,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小心翼翼地接近那些正在飞舞的蜻蜓,然后锁定目标瞅准时机猛地一扫帚捂下去再死死地按牢,而原先跟在身后的几个“小尾巴”这时便会马上跳到前面去在扫帚底下翻找起来,一般捂住了蚂蛉它们都会使劲儿地抖动起翅膀做奋力地挣扎,这样只要你侧耳静静地听了便会发现那“嘶嘶”声是从扫帚苗儿的哪个间隙里发出来的,也就轻而易举地将它们拿获了。就这样,小半天儿工夫下来我们往往会收获数十只蜻蜓,都装进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或瓶中,或者索性用手捏了翅膀,等捕够了便就地围坐在一起评论起哪只最漂亮,别看那些蜻蜓乍看上去都相仿,但仔细观察时你却会发现它们有很多的不同呢。如最常见的是那些翅膀呈金色,眼睛和躯干都呈浅桔色的。而特别点儿的有尾部呈深桔色红得更鲜亮些的。再特别些的还有一种身材娇小纤细的,尾部一般呈明艳的湖蓝色或艳红色竹节样的,而胸部和头部又有黑色的斑纹儿,尾尖儿还呈鲜亮的红色或蓝色的,翅膀则是透明的纱青色,可能是因为这种蜻蜓常出现在水边的缘故,所以也有人称它们作“水蚂蛉”。还有一种是比较少见的,就是体型要比先前的两种都大,但色彩却绝不输“水蚂蛉”的艳丽,它们一般都有着深蓝色渐变的身体,一直到头部,逐渐由深到浅,由深蓝转变为明蓝、湖蓝直至最后淡淡的浅蓝,它们的眼睛也更突出更明亮些,而且行动总是不急不缓,有一种温文尔雅的大家风范,远远看去甚是扎眼。如果用女人来形容,刚才的“水蚂蛉”是玲珑绢秀的小家碧玉,那么这种蜻蜓便是亭亭玉立的大家闺秀了。如今想起来,我总是不明白那些古人为什么要用“薄如蝉翼”来形容衣服的轻透呢?怎么从没见人用这蜻蜓之翅来比喻呢?难道只是因为它的拗口吗?其实蜻蜓的翅膀比起蝉翼来并不输它的薄透半分,而且论起色彩的绚丽和纹路线条的优美,如若形容起霓裳则更是再恰当不过了。

 

 

 

[飞雨文字] 记忆——那年那月——大杂院儿秩事(九) - 飞雨 - 温暖

 

[飞雨文字] 记忆——那年那月——大杂院儿秩事(九) - 飞雨 - 温暖

 

[飞雨文字] 记忆——那年那月——大杂院儿秩事(九) - 飞雨 - 温暖

 

[飞雨文字] 记忆——那年那月——大杂院儿秩事(九) - 飞雨 - 温暖

 

[飞雨文字] 记忆——那年那月——大杂院儿秩事(九) - 飞雨 - 温暖

 

 

 

有时我们也会去草叶花隙间寻找各样的昆虫,如瓢虫,有七星的,妈妈说那是益虫不能伤害,还有十三星的,那便是害虫了,不过我们一般都不会去伤害它们,只是托了他们小小的半圆形橙黄色的身体在手心儿里把玩儿,这些小瓢虫看似很弱很小,但它们却也有自己小小的计量。当它们感到危险时就会像乌龟一样把手脚全都缩到背壳下面去,而且一动不动地佯装诈死,任你拨弄来拨弄去它也毫无反应,只等你以为它们死了随手丢掉,或失去了把玩的兴致不再留意时,它们便会趁你一个不防备便迅速扇动起两瓣壳儿样的翅膀从你的眼前、掌心瞬间飞脱了。

 

 

 

[飞雨文字] 记忆——那年那月——大杂院儿秩事(九) - 飞雨 - 温暖

 

[飞雨文字] 记忆——那年那月——大杂院儿秩事(九) - 飞雨 - 温暖

 

 

 

 如若是赶上下雨,我们就会等雨停后拿了小瓶子匆匆出门,到外面的屋角儿墙根儿处去寻了蜗牛儿,也不知道它们都是从哪儿钻出来的,一只只竟像雨后的春笋般全都溜了出来,于是我们只屑在小瓶子底部撒些潮湿的泥土,然后一个个地捡回家慢慢把玩儿就行了。在我小时的眼里,蜗牛可是一种很神奇的动物,感觉就像动画片里的变形金刚一样,我总是喜欢看它们将软软滑滑的身体慢慢的一点一点地从背壳中缓缓伸出,先是尾巴,再是身体,最后才慢慢、慢慢地很小心地伸出头来,而头上还会再一只一只地冒出两只头部呈小圆球状的肉色的触角来,如果这时你用指尖轻轻地去碰一下它其中的一只触角,它就会立即“嗖”地一下把它缩回,而且原来伸出触角的地方还不留丝毫的痕迹,然后它就会戒备十足地一动不动地匍匐在原地警惕地观察着,如若这时你再去碰它的另一只触角,它就会迅速地将那只触角连同身体一齐都缩回到自己螺旋型的小背壳中去了,而且任你左等右等的好久都不再出来。记得那时玩蜗牛,我们还常常会哼唱起一首儿歌:“小蜗牛,快开门儿,有人偷你的小花盆儿……”

 

 

 

[飞雨文字] 记忆——那年那月——大杂院儿秩事(九) - 飞雨 - 温暖

 

 

  

 而说起来至今让我记忆犹新的却还是那窝小麻雀。记得那是小江哥专门上树为我掏来的。刚得到它们时它们都还没有睁开眼睛,一共四只,全都呈粉红的肉色一根羽毛也没有(那时我们也叫这样的小麻雀为“小光乎蛋儿”),怕冷地哆哆嗦嗦地蜷缩在一起,还时不时地微张开嫩黄色的小嘴儿弱弱地叫上一声,我如获至宝地把它们捂在手心儿里捧回了家。回家后我央了妈妈找来一只很小的竹浅儿,又在底部铺了一层厚厚的棉花,这才小心翼翼地将它们逐个地放了进去,最后还怕它们冷,又将一条平时连自己都舍不得用的黄色小花手绢盖在了上面,从此它们便成了我一件最大的心事。我常常会守在它们旁边给它们喂食,和它们说话儿,一弄便是几小时也不觉得乏味,后来我还给它们每个都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就这样小麻雀们在我的精心呵护下一天天长大了,它们都睁开了黑溜溜的小眼睛,翅膀和脊背上也渐渐生出了短短的雏毛,一见到我时还会像看到了妈妈般比着长大了嘴巴扯着喉咙地叫着和我要吃的,回想起那段日子我真是忙碌并快乐着。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当我正陶醉在抚育小麻雀的兴奋之中时,却没有察觉到有一双贼溜溜的大眼睛也正躲在暗处默默地关注着它们,那就是我家养的那只白地黑花儿的小猫“花花”,花花很是聪明,有我在时它从不靠近小麻雀,而是装作一幅丝毫不感趣儿的模样儿远远地伸了懒腰趴在地上佯装睡着懒觉,让我们都对它放松了警惕。可是有一天我从外面回来时,却看到放在窗台上的小竹浅儿翻了个儿扣在那儿,而我盖在上面的小手绢也已掉到了地上,我马上意识到事情不妙,赶忙跑过去察看究竟,却发现小竹浅儿里早已是空空如也,后来我找了半天只在床铺上发现了一只被咬断了腿的小麻雀和几枚花花梅花状的小脚印儿,而其余的三只小麻雀却就此不知了下落。看着手里那只仅存的奄奄一息的小麻雀,我气得眼泪像断了线儿的珠子般大颗大颗地滚下来,嚎啕大哭一场之后我咬牙切齿地找到了花花,把它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为我的小麻雀们报了仇。后来还是妈妈找来了一根小火柴棒,帮我把那只受伤的小麻雀的腿结好、固定牢,而那只小麻雀也仿佛是在体量我的苦心,竟顽强地活了下来,而且一天天地长大,一天天地长满了羽毛,并可以开始试着短短的飞行了。只是当初我和妈妈的技术有限,在给它结腿时可能绑得有些偏了,以至于后来它的腿好后却是歪的,走起路来也会有些跛,但这却无碍于它的快乐,每天清晨它总会早早地用清脆的歌声将我从睡梦中唤醒,而且我走到哪里它就会跟到哪里,前前后后地飞着、叫着,一会儿落到我的前襟上,一会儿站在我的肩头上,有时甚至还会趾高气昂地站到我的头顶上还得意洋洋地叽叽喳喳唱起歌儿来。再后来小小的屋子已经不能满足它对飞翔的渴望,对蓝天的向往了,于是,我便会经常打开窗子,让它飞到外面去,飞向天空中和它的同类在一起去自由地歌唱,自由地翱翔,但那时只要是我在窗口一呼唤它的名字,它便会又乖乖地飞回到我的掌心了。

 

 

 

[飞雨文字] 记忆——那年那月——大杂院儿秩事(九) - 飞雨 - 温暖

[飞雨文字] 记忆——那年那月——大杂院儿秩事(九) - 飞雨 - 温暖

 

 

 这样快乐的日子还是没有持续多久,终于有一天它飞出去之后就再没有回来,我伤心地在窗口喊了几百遍它的名字,可始终都没再见它飞回的身影。后来妈妈也曾安慰我说,它是去和自己的小伙伴在一起了,我应该为它高兴才对,但我却真的高兴不起来,也自那之后再没有养过麻雀,可能是在小小的心灵里已隐隐地惧怕了那种失去后的伤心的滋味儿吧。

 

 

[飞雨文字] 记忆——那年那月——大杂院儿秩事(九) - 飞雨 - 温暖

 

 

         大自然的美,从来都是丰盛端庄的。郑重自持。如同一种秩序,一种道理。

    一个孩子拥有在乡村度过的童年,是幸会的际遇。无拘无束生活在天地之中,如同蓬勃生长的野草,生命力格外旺盛。高山,田野,天地之间的这份坦然自若,与人世的动荡变更没有关联。一个人对土地和大自然怀有的感情,使他与世间保持微小而超脱的距离。并因此与别人不同。 

                                                                   ——安妮宝贝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1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