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世间情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此间笔触,便是皆由心起,止于笔端,仅作此生随际而感吧,我自知甚微,能做之事寥寥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雪心征文] 夜  

2012-01-17 17:30:47|  分类: 情天情海唤情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雨文字] 夜 - 飞雨 - 温暖

 

 

文 /  飞 雨

 

 雨从睡梦中被摇醒时正撞见峰瞪着一双大眼睛闪着恐惧的光怔怔地望着自己,而且嘴里还在不停地机械似的重复着:“雨,雨,醒醒,醒醒……”

 雨有些不高兴地揉了揉眼睛责怪到:“干嘛?人家睡得正香呢。”说时雨已起身下地按亮了灯,“啊!”随着灯光的亮起雨也惊叫出来,原来峰的脸上正往下“滴答、滴答”地淌着血,而且血一直从峰住的北屋滴到了雨住的南屋。雨马上疾走到峰的跟前,端着他的脸仔细察看起来,原来峰的脸上不知被什么利器划出了一道三角形的口子,而血正是从那道三角形的口子中汩汩地涌出。看清了伤势雨一边麻利地从医药箱中翻出药棉和创可贴,一边有些疑惑地小声责问峰:“你干什么了?怎么把脸碰成这样?”峰也一脸茫然地说道:“我也不知道,醒来时就是这样了。”雨听峰这样一说马上就明白过来“峰一定是又犯了老毛病——梦游”。

 是的,从和峰结婚的那天起,雨就知道了峰的这个小秘密。那时峰时常都会在半夜里突然爬起然后做一些反常的举动,而这么多年来雨也经历了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到后来的波澜不惊。因为每次峰都只是爬起来说些不沾边儿的话或做些莫明其妙的事,而每次雨都会耐心且轻声地对他说:“好了,快睡吧。”然后便将他拉回到床上哄他重又睡下,所以渐渐的雨也便习惯了。“可这几年峰好像并没有犯过”雨想,“不,不对,不是峰没有犯过,而是我并不知道。”雨马上又反驳了自己嘴角儿不禁掠过了一丝苦笑。是的,这几年雨和峰“分居”了,不过说是分居,却并不象别人想象得那样,没有什么矛盾,就只是分开来睡而已,而且也并不是刻意的。这几年儿子大了,可却还是离不开妈妈,而峰又不想三个人还挤在一张床上,于是便从搬进这个新家起的那天一个人睡到了北屋,而雨也没有多想便和儿子自然地睡进了南屋,“呵呵,是啊,十来年的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好不可割舍的”雨想。这样一睡便是五六年,对于雨和峰平时好像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太多的不妥,只是心情不好时雨的脑海里也会偶尔闪过一丝不快,但马上又会安慰起自己,“反正夫妻之间早晚会这样,早晚都会冷淡下来,就这样自然地分开,也许反而会给彼此营造一种距离感吧,不是常有人说距离产生美吗?呵呵。”雨这样调侃着自己,也调侃着她和峰十几年的婚姻,可心里的那份美却迟迟没有出现。

 想着,雨已经撕开了两个创可贴,将峰按在床上开始仔细地给他包扎起来。其实雨是怕血的,也因此在考学时没有选择卫生专业,可此时雨却只能努力地使自己保持镇静,尽量轻柔的用消毒棉清理着峰的伤口。在擦拭伤口时雨才惊然发现原来那个三角形的伤口是斜插进去的,很深,几乎将脸颊的厚度穿透,也就是因此血才会一直流个不止。雨费了很大劲儿才勉强将血止住贴上了创可贴,然后她有些担心地一边给峰擦拭着脸上和脖子上沾到的血迹,一边轻声地对峰说:“伤口很深,只这样包扎一下是不行的,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可峰却不以为然地说:“明天再说吧。”说时他已睡意朦胧地顺势钻进了雨的被窝儿。雨没再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关了灯又蹑手蹑脚地出了屋去峰的房间里转了一圈儿,她想找找看到底是什么将峰的脸碰成了那样。可是雨在峰的屋里转了半天却没有找到那个罪魁祸首,反而却又在峰的窗台和窗外都发现了血迹,真不知道峰在梦游时都做过些什么,雨不禁有些自责,也不免更加担心起来,“不知道峰的梦游症何时这样地严重起来,而自己却毫无所知”雨摇摇头又想起了这几年的分居生活,“是啊,自己怎么可能知道呢?这几年自己几乎都没有和峰睡过一个整晚。不,有过。”雨马上又想起那是年前峰的爷爷突然出车祸去世的那几天里,一向健谈的峰忽然沉默了下来,而且每到晚上他总是不出声地赖在雨和儿子的房间里不肯走,雨知道峰和爷爷的情份,也更能理解他此刻需要人关怀和慰藉的心情,于是便在那几晚默默地留下了峰。可过后,他们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活,又恢复了那种说不出却又总让人感觉有些异样、有些压抑的分居。雨想着有些沉重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望了望床上已又睡熟的峰,忽然感觉有些陌生,“十几年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峰的脸上已生出了这么多皱纹?呵呵,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从少年夫妻到中年伴侣,十几年的婚姻生活一路走过,雨?你的感觉变了吗?这还是你当初毅然地走进围城时所想所要的生活吗?”雨忽然有些莫明地激动起来,她不断地在脑海中反问着自己,审视着自己的婚姻,但片刻之后她又长长地叹了口气坐到了床边,“也许这就是生活,也许这才是生活的本来面目吧。”雨给了自己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又看了一眼身旁的峰,这才有些怅然地也钻进了被子。

 兴许是雨的动作惊动了峰,他忽然嘴里喃喃地叫了声:“老婆”,然后便将手臂伸过来搂住了雨,“老婆?老婆?”雨听着这样陌生的称呼,不禁又扯动了一下嘴角儿,呵呵,有多少年了?有多少年雨没有听过峰这样地称呼过自己,虽然雨一直想让峰这样亲切地称呼自己,这样霸气地在人前宣布雨是他的女人,可是峰却很少,而雨也没有和他提起。“峰的手还是那样温暖,峰的身体也还是那样火烫,在这样寒冷的冬夜里抱着他真是一种幸福”,雨想着不禁又将身体向峰凑了凑。可是这样的感觉为什么对雨却是这么得陌生与久违?到底是这些年来雨和峰疏远了彼此,还是他们当初的温情与亲近被这平淡的生活疏远了?雨不知道,也无法回答自己,她只知道此刻这样地被峰揽在怀里的感觉  真好。

 睡梦中峰又将身体向雨贴近了些,然后他开始不安分地轻轻吻雨,从耳根吻到脸颊,继而又半撑起了身子怔怔地望着雨,仿佛也有一种既亲近又陌生的感觉。雨在朦胧中感到了鼻息的粗重,睁开眼时又碰到了峰怔怔的目光,雨不禁有些惶恐了,她不知道峰今天这样复杂眼神中的那一点隐隐的光亮到底意味着什么。忽然,峰用很低沉很郑重的声音开口说道:“老婆,我爱你。”然后便狠狠地噙住了雨的双唇疯狂地吻了起来,雨微微的呻吟被这几乎令她窒息的狂吻吞没了,但借着窗外朦胧的月光依稀可以看到,有一滴很晶莹的东西正顺着她的眼角儿悄悄地  滑落。

 

 

 

[飞雨文字] 夜 - 飞雨 - 温暖

 

 

 

 

 

后记:

    故事中男主人公的名字本想用“风”,寓意“风雨同舟”,但下笔时却忽然觉得男人还是应该象“峰”比较好,给女人一种山一般的依靠,于是便出现了文中的“峰”。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10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